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
微信图片_20171120145000.jpg

这部剧的小孩子们太认真了,而认真的力量真的可以如此可怕,让我一个自以为还算狼心狗肺,也读了不少书,看冷看空了不少世情的二逼货深夜里哭得心绞痛发作。

微信图片_20171120145044.jpg

很早以前就流行说“没有深夜痛哭不足以语人生”,那么我的人生真是很早就开始了。从不记事时起离开父母,夜半突然醒来感觉到一阵空虚,黑暗中有怪物在啃噬我心的那种痛觉,留在记忆里面久久不散,成为我从小到大所有最深的梦里最单一也最残忍的恐惧源头。

微信图片_20171120145050.jpg

感受到人生的此种脆弱与虚空,似乎和文学的结合来得更轻易些。孤单一人更容易看进去书,读了不几年,就开始找些大部头,那时真的没懂多少,那时却也真的为克里斯汀(《新娘主人十字架》女主人公)、斯嘉丽(《乱世佳人》女主人公)、黛玉宝钗狠狠地深夜痛哭过。在那之前,是奥利弗退斯特,托马斯哈代笔下的苔丝,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心仪的书目里读下去不会哭的只有《小公主》和《老人与海》。

微信图片_20171120145053.jpg

平生第一次读完红楼梦,是在五六年级的某个冬天凌晨五点,我不小心读到通宵,在看到黛玉焚稿喊出“宝玉,你好……”那么一句时,眼泪有如雷霆万钧之势朝我涌来,纯粹是为了这份生命的美好和灵动的破灭而哭,也为了宝玉的狠心负情而哭。

微信图片_20171120145056.jpg

待到了日后读红楼梦,一遍有一遍的体会,但再没哭过。初中时我读托尔斯泰,内心更多平和,也读百年孤独和米兰昆德拉,自以为看轻了灵与肉、男与女,看空了所谓命运。高中时代的1984、美丽新世界、锌皮娃娃兵,都没能让我变得更加易于感伤,反倒更加尖锐和保守。倒是头一次读洪昇的元杂剧本子《长恨歌》时,颇为较真地洒了一点泪,及至《昭明文选》《古诗源》,又无感伤,乃至于《婉约词》。细细论起来,《史记》《后汉书》里提到的一两个薄命失意皇家男女,可能高中时代赚我眼泪最多了。

微信图片_20171120145100.jpg

今晚以前,我都这么想。这本书在我生命里出现得倒早,家里长辈都说小孩不许看的,我却偷尝了一遍,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它好是虽好,滋味也就是那么回事。其实有许多欢喜悲愁,命运更深层次的无常相逼,是我当年所不能领略。

微信图片_20171120145104.jpg

而过了这么久之后,读了那么多红学专著之后,也是经历日渐多起来,面临的重要的、不重要的生命议题多起来的时候,被一部讲了一点点红楼梦故事的迷你剧打动得哭成这个鬼样子。我边哭边想,做文人书生,真真是世间最好的选择,就为能长时间专注在这样充满美感和变数的领域,已经足够交付灵魂。

微信图片_20171120145107.jpg

看到最终所有人各有归宿,各有苦处,而独宝玉一人叹命运无常。曹雪芹的深深落寞和刻骨孤独,在某一瞬间,有极其微小的一部分进入了我的灵魂,让我反复再思,也只是觉得我与曹公同生为人,他对尘世间人际交接、缘分离合流转的透彻的领悟,和因此而体会到的超出时代和生命进程的无常相逼、无力招架之感,我不是完全不能体会。或许我作为初学者还需探索,前路漫漫,而文学的意义自然远不止于眼泪,还有那之后更严肃的思考,和更强大的对抗虚空的力量。如是。

微信图片_20171120145111.jpg

另外,总觉得高颚版本九十回里这一句“宝玉,你好……”不应只能解读为“你好绝情”之类的控诉之意,宝黛爱情是精神层面的知己挚爱,黛玉要走,带走了诗魂,留下的是挂念,或许是解读为“宝玉,你好生保重”更为合适。当然,这也只是个人偏见。

微信图片_20171120145114.jpg

两人相爱,一个要死了,是大抵不肯怨恨另一个的,眼泪干了,也没什么不舍,到底身子也是干净的可以回南去,黛玉这一生可谓真真不染尘俗,不敢相信这样的林妹妹,死前能有多大的仇恨。仙女难道不应祝福么。

微信图片_20171120145118.jpg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cjlk4Y 密码: 8nnb

最新评论
1条评论 | 只看楼主 |
老兔子 发表于 2017-11-22 08:4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戏骨现在戏疯了!
回复 | 支持 | 反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