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不应该被埋没的好片-----《相亲相爱》
本帖最后由 晚睡是种病 于 2017-12-15 15:41 编辑

微信图片_20171215153338.jpg


       作为一部探讨“爱”的电影,张艾嘉导演的新作《相爱相亲》很容易就让我想到了是枝裕和的家庭剧情片。《相爱相亲》设置的3代女性,其不同方式的爱,发生空间仍是被“家”这一无形的框架所限定。而从家庭内部出发,进而步入更广阔的社会空间(《相亲相爱》在这一步上并没有往外迈出很多,只是提出了一些问题),是一个十分难把控的问题,经常会变成空洞的说教与煽情。好在导演设置的人物都十分带有中国人的典型性,虽然少了几分惊喜,却在整体格局上易于把控。


微信图片_20171215153341.jpg


       如《步履不停》,《相爱相亲》也以死亡作为电影的开始。死亡作为代际之间传承与断裂的最直接原因,是每一个人成长和变化的必经事件,就像片中薇薇说道:“我以前从来没想过,一个人可以就这样没了”。以死亡引出3代女性各自的情感困境,显得十分自然。


       年长的“姥姥”,其爱是对“外公”(外公完婚几天后便出走,在城里娶了“外婆”,直到死去时才落叶归根)一纸婚约的独守。

       中年的母亲“惠英”面临退休,生活带来的种种压力加上与女儿的不和使其本就少了生气的婚姻生活变得更加疲惫不堪。

       青年的女儿薇薇与酒吧驻唱歌手的爱情似乎也迎来了“安定”与“自由”的最终抉择。


微信图片_20171215153344.jpg


       在电影中,“姥姥”代表着中国传统乡土社会,“人情”放在首位。“姥姥”为外公坚守多年,于情于理都应该与外公合葬在故乡,这是全村人都向着“姥姥”的原因。而惠英生活在城市,正是从乡土社会到法制社会转变的一代,虽然并没有完全脱离“人情至上”的观点,但也已经适应了一切走程序,按规定的城市化生活。以至于两方在关于“能不能迁坟”这个问题上都有着不可动摇的坚定理由,与“姥姥”是父母定下的婚约和日复一日的坚守,于惠英是父母自由相爱,领证结婚的天经地义。双方思想方式的偏离和错位,是问题无法解决的根本原因。而在薇薇与惠英之间,也有着清晰无比的观念断层。


微信图片_20171215153347.jpg


       薇薇拿着自己家的家事当做电视台的节目材料,这种不顾家庭的举动,让惠英十分不解与愤怒。这个情节虽然有些刻意,但也能反映出来家庭性在下一辈身上的消弭。薇薇想要的是一切事情由自己做主,脱离家庭的束缚,而惠英作为家庭内部绝对权力的代表,却仍旧希望对薇薇的一切都有所掌握,这中间引发的矛盾,将母女间的距离越推推远。有意思的是,薇薇在固执的姥姥那里找到了倾诉感情的出口,虽然薇薇也不能理解姥姥对外公的坚守,但是这并不妨碍她们的互相支持,时间上的彻底隔断使得她们并不计较对方爱的方式。因为不指望对方理解,也就能放开内心既定的束缚。


微信图片_20171215153350.jpg



       这种“隔代亲”的现象在身边也十分常见。就拿现在的我们来说,我相信在“最亲的人”这个列表中,“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总能排在表头。

《相爱相亲》成功的要素之一,就是对日常细节的丰富展现。记得薇薇与姥姥隔着窗子对话一段,姥姥已经要离开,听到薇薇说起外公,又忍不住侧头多听一刻。姥姥固执表象内不甘的夙愿,在这里表现的淋漓尽致。作为女性导演,张艾嘉在人物感情的诠释上把控的十分精准恰当。“姥姥”踮起脚尖对“外公”遗像的打量,惠英在歌声中对老尹的“哭诉”,早已成为了影迷们津津乐道的年度动人场景。我们缺乏这样的影片,就是因为大家都习惯了戏剧化的演绎和大喜大悲的曲折,少有导演能沉下心来着眼于这些日常的零碎生活,还好张艾嘉替我们做到了。


       不同与日式家庭片的内向性,《相亲相爱》不止于对家庭内部的情感探索,也尝试着对社会的某些现象提出质疑。补办结婚证时档案部门的互相推脱,过去的街道变成一栋栋高楼大厦,电视台千辛万苦营造的“真实”情感节目。对于这些问题,张艾嘉并没有给出答案,只是将其点缀在电影的故事主线中,使得我们在思考人际情感断代的过程中,也能隐约感受到某种社会特性的变化。


微信图片_20171215153353.jpg


       电影中两次提到了梦境,两次梦境的内容相似,都是对青年时候爱情的回望。一次是开头外婆临别之际的梦境。这个梦境导致惠英所说,“外婆临终的遗言就是要和外公葬在一起”这一事件的真实性变得模糊。外婆究竟有没有说要和外公葬在一起?这一由梦境带来的困惑在电影的中段其实已经失去了意义,因为不管如何,3代人总要直面自己的困顿,不管起因是谎言还是真实。此时电影又描绘了第二段梦境,惠英在被学生的皮球击中后做的梦。梦醒十分,在眼前的是“肇事学生”的父亲,而之后恰好是因为这个人物与惠英的交集,引起了丈夫老尹的误会。仿佛昭示着美好的爱情梦境在面对生活的种种压迫时易碎的特性。


微信图片_20171215153356.jpg


       后来老尹开新车去接惠英。在车上,老尹对惠英说:“现在车有了,歌也有了,你倒没兴致了”,一如《花房姑娘》中所唱;“我就要回到老地方”,对于年过中年的老尹和惠英,他们想回到也许就是梦中那个感情炽烈,互相依靠的年代。因为生活已经把他们爱情中的冲动磨尽,剩下的都是对婚姻疲惫的经营。好在最后惠英破涕为笑,说道:“不准王太太坐”。我们才有胆量笑道,原来他们之间最初的那些感动与情趣还在,惠英的梦境也在现实中找到了居所。


微信图片_20171215153359.jpg


       最终,姥姥和惠英都在这出“家庭闹剧”中弄清了自己的疑问与困顿,观众们也跟着剧中的3代女性角色完成了一次“love education”,然而电影并没有以双方面对面的大团圆结尾。村子里,姥姥将外公的尸骨从黑暗的墓穴中抬出,对其言道“我不要你了”,迁葬的队伍在鞭炮爆炸的烟雾中前行。城市这边,惠英小心翼翼的取下母亲的骨灰罐,与老尹一起离开房间,准备把母亲送到乡下,葬在父亲身旁。


微信图片_20171215153402.jpg
最新评论
1条评论 | 只看楼主 |
晚睡是种病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5 15: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 支持 | 反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